少年辍学专业打台球盼成下个丁俊晖 家长称是赌博

“你想啊,家长把一个13岁的少年交给你,人家可是放弃学业,把这辈子都交给你了,你压力能不大吗?生怕把孩子耽误了。”赵彦清说。

陈杰冠的学费是每年4.8万元,平均下来每月4000元。而张毅图说,斯诺克选手至少要学习5年,才能把基本功扎牢,5年下来,学费也有20多万元。

陈杰冠的母亲坦言,让孩子走上这条另类的成长道路,就是一场赌博,“如果他没有从这路上走出来,我是要背负很多骂名的。”陈杰冠的母亲说,让陈杰冠辍学学桌球,很多亲戚都反对,认为这是拿孩子的前途当儿戏。

“送到我们这边专业学球的,基本都是爸爸或妈妈支持,其他亲朋反对,因为这注定不是常人能理解的成才路。”赵彦清说。

尽管父母担忧、亲属不解,但在斯诺克行业摸爬滚打了20多年的张毅图说,凡是专业学过斯诺克的球员,前途都还是比较好的。像丁俊晖、梁文博等站在金字塔塔尖的球员,每年光比赛奖金和代言广告就有几百万元。

即便是其他斯诺克运动员和教练,将来也可以在高档俱乐部做教练或私人教练,甚至自己当教练开培训班,待遇都还不错。即便最不济,队员还可以经营台球配件,开自己的台球俱乐部,或者与人合作自己担任管理者。总体来看,专业学斯诺克后,孩子的出路都是相当不错的。

但张毅图坦言,斯诺克毕竟是小众运动。如今,东莞的斯诺克俱乐部较鼎盛时期减少了2/3,只剩下100多家,“多数斯诺克少年会一辈子籍籍无名。”

如今,赵彦清每年都会安排一些国内的斯诺克比赛让陈杰冠参加。按照张毅图对陈杰冠未来的规划,如果陈杰冠未来能先在国内的排名赛中取得冠军,那么每年就可以参加很多场国际比赛。

陈杰冠说,虽然他走上了这条与众不同的“窄道”,但自己并不后悔,因为他真的很喜欢打斯诺克。“放心吧,我的文化课一直在学,我不会成为一个文盲的。”

这名16岁的少年看起来有些少年老成。他说,自己的偶像是斯诺克界的大佬奥沙利文和近年来的新星特鲁姆普,因为他们打得流畅、看起来过瘾。去年8月,18岁的东莞斯诺克小将徐思在比利时举行的斯诺克世青赛决赛中逆转取胜捧得冠军奖杯,世青赛是丁俊晖成名的舞台。陈杰冠说,他的目标就是要先成为世青赛冠军,然后,做中国的下一个丁俊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