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体育大裁员撤销六大业务组!中国体育传媒转入蛰伏时代

2022年7月17日 作者 admin

流传了两个月之久的腾讯体育大裁员还是来了!5月19日,腾讯集团宣布对体育业务部组织架构进行调整,篮球运营组、足球运营组、综合体育项目运营组、市场营销中心、产品中心/增值产品组、平台研发中心/推荐平台组&平台研发中心/画像与算法组这六大业务组均被撤销。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此番腾讯体育裁员是整个腾讯集团裁员过冬战略的一部分。腾讯体育隶属于腾讯 PCG(平台和内容事业群)旗下的在线视频事业部(OVBU)。而腾讯 PCG在今年三月份就爆出将裁员4000人的消息,此后,就传出腾讯体育会是裁员的重灾区,如今腾讯体育一举被裁撤六个业务组,合计裁员人数达100人左右,裁员比例达1/3。而稍稍令人欣慰的是,体育版权运营组、体育经纪、赛事直播组、节目组等具备变现能力的业务组则暂时躲过一劫。

就在5月18日,腾讯控股发布了2022财年第一季度业绩。腾讯第一季度净利润234.1亿元,不及市场预期的293.1亿元,同比下跌51%,环比下跌75%。腾讯认为,利润下跌主要由于成本及开支上涨程度快于收入,以及联营公司所作净贡献由盈利转为亏损所致,比如公司网络广告业务收入下降16%至180亿元。其中,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下降15%至157亿元,主要反映公司广告资源(尤其是移动广告联盟)收入减少;媒体广告收入下降27%至23亿元,反映出腾讯视频及腾讯新闻服务的广告收入减少。

腾讯集团广告收入下滑幅度之大超出市场预期,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谈及应对策略时表示:“我们实施了成本控制措施,并调整了部分非核心业务,有助我们在未来实现更优化的成本结构。”具体到腾讯体育此番裁员,据知情人向体育大生意透露,直接的原因可以归纳为三点:

第二、腾讯体育投入巨大但一直未能实现盈利,而在各类自媒体平台大行其道的当下, 继续保留庞大的图文内容生产团队性价比太低;

第三、国内体育产业环境因为疫情发生剧变,杭州亚运会、成都大运会、汕头亚青会、2023足球亚洲杯或延期举办或干脆不在中国举办,短期内没有足够多的体育大赛,这则成为腾讯体育扩大裁员规模的最后一根稻草。也许,在当前“毕业式”裁员大行其道的当下,唯一能让人稍感慰藉的就是被裁员的腾讯体育员工大多拿到了N+1的补偿。

作为体育版权的集大成者,腾讯体育长期以来被业内给予厚望。尤其是在乐视体育、PP体育、暴风体育、新浪体育等行业老兵新贵相继没落之后,腾讯体育肩负着为中国体育传媒行业探索如何可持续发展的行业使命。从门户时代的快速崛起,到天价体育版权时代的笑傲群雄,再到2021年的内部整合编制,以及如今的大裁员,腾讯体育的发展历程无疑是中国体育产业的一面镜子,从腾讯体育大裁员开始,中国体育传媒行业乃至整个中国体育产业或许均将正式告别2014-2020年这段风起云涌的黄金岁月,并重新进入蛰伏时代。

从2006年开始,在社交软件和网络游戏两个领域取得初步胜利后,腾讯把门户网站视为下一个战场,希望让网络广告成为集团下一个收入支柱。

在2007年接受《财经》的访问时,马化腾表示:“市场给网络游戏的市盈率其实不高,也就是8到10倍,但是对网络广告,可能愿意给50倍的市盈率,因为它非常稳定。相比而言,增值服务尤其是网络游戏,因为涉及人的创意,特别是与具体的产品相关联,因而稳定性较差。”

而作为当年四大门户大战中最晚起步的腾讯网,2010年第二季度就超过了搜狐,2012年更是超过了新浪,完成了大型超车。这其中,腾讯体育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的出色发挥,提供了最强劲的动力。

2008年腾讯奥运报道庆功会,高朋满座。马宁、程菲、张宁、李永波等体育人物,和创维、耐克、三星、微软等品牌商齐聚一堂。

腾讯总裁刘炽平高调宣布,腾讯在奥运报道大战中取得了全面胜利:在影响力、冠军运动员访谈、访问量、报道速度、新闻总量、网民互动性、视频覆盖率其项指标中获得第一;奥运报道日均流量达10亿次,最高流量11.4亿;腾讯网成为独立用户数最高的奥运站点,是第二名门户的1.88倍,第三名的1.91倍。

到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腾讯网扩大了自己的领先优势,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在线调研数据结果显示,光开幕式当夜,有27.5%的网民通过腾讯奥运频道获取开幕式的各项信息,领先第二名近8%,领先第三名更是超过了15个点以上。

可以说,体育报道的口碑与数据,奠定了腾讯网的成功。而腾讯网的成功,成为了腾讯集团继QQ、QQ空间、QQ游戏之后第四个亿级流量入口,这在全球互联网企业中都是前所未有的。

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后,中国互联网大踏步向移动端转型。集团内部,腾讯新闻App、天天快报App等资讯类手机客户端成为了新一代传媒市场的主战场。

2016年里约奥运会,腾讯从上到下投入了巨大的资源倾斜。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腾讯花费了一个亿的天价,才压哨从央视手里拿到了新媒体版权,具体规则为:腾讯将有权在其平台播放所有的里约奥运赛事,但并非直播而是点播,所有播出都要至少延迟半个小时。

据界面报道,“1亿人民币的报价过于高昂,且不论只有延迟30分钟的点播权,就连如何利用资源、如何进行包装乃至借此进行招商,都因为时间紧迫而问题重重。也正因如此,新浪、搜狐、乐视和网易都稍显犹豫,只有腾讯一路领跑。”

在具体报道中,腾讯打造4档前方节目和3档后方节目,超过百人的报道团队抵达里约,是央视五百人天团之外在奥运会前线最大的国内报道团队。内部人士透露,2016年里约奥运会腾讯体育直接投入在6到8亿元人民币。

而更令人叹服的是,在里约奥运会开幕式开始前,腾讯体育已经确认了约5亿元的收入。换言之,尽管报道成本高昂,但腾讯的里约奥运会项目完成了盈利。

里约奥运会的成功,对于OMG来说有更重要的意义。2016年上半年,今日头条在新闻类APP上的排名一举超过腾讯新闻占据榜首,正是因为奥运会项目,腾讯新闻的市场占有率有所回升,而腾讯为了阻击头条于2015年年底才发布的天天快报,借着里约奥运会,从无到有爬到了排行榜的第三位。

尽管没能逆转和头条的竞争态势,但至少依靠腾讯体育在里约奥运会上的发挥,腾讯新闻和天天快报暂时稳定了局势。

随着媒体环境和体育产业的发展,腾讯体育的触角从单纯的新闻报道、内容制作,向版权运营、运动员经纪、体育综艺、原创赛事等方向不断延伸。如果把传统内容制作理解为引流端的话,那么腾讯体育在行业上下游做的努力,则是为了将体育流量变现。

借此机会,腾讯体育在集团内部的战略地位进一步上升,在2015年左右,腾讯体育成为了独立部门,在OMG内部与腾讯新闻、腾讯视频等业务平级。

在腾讯体育不断拓宽的业务版图之中,最引人关注的要属其经纪业务的组建。里约奥运会之后,腾讯体育旗下经纪业务团队,也就是产业界熟知的赢德体育,先后拿下了孙杨、苏炳添、中国女排、武大靖等的代理合约。

理论上,腾讯体育依靠背后丰富的媒体推广资源和品牌资源,尤其是腾讯视频背后的娱乐圈资源,与体育明星强强合作,能够产生良好的化学反应。赢德体育业务也一度进展得非常好,一时风头无两。

到了2018年,偶像产业突然爆发,腾讯视频和腾讯体育合作,推出了超新星全运会这档体育综艺并获得了成功。随后,《我要打篮球》《超级企鹅联盟》等一众体育综艺也陆续推出。

在原创赛事方面,腾讯体育推出的超级企鹅篮球、足球明星赛,由于邀请了吴亦凡、鹿晗这样量级的明星,曾是体育破圈的标杆之作。而超级企鹅跑,也因为独有的特色,在跑步圈中形成了不错的口碑。

回到NBA版权的运营,腾讯是相当成功的。可以说在主流赛事之中,国内市场几乎只有NBA能够盈利。无论是广告,还是体育会员的销售,都领跑整个体育版权市场。

内部人士曾透露,在腾讯体育商务开发人员的努力下,某厂商原本只是尝试性地投放了短期的NBA转播广告,结果产品销量大幅度增长。厂商立刻启动续约,甚至愿意立刻打款,生怕广告位置被抢。

腾讯体育还孵化出了对标得物的潮流社区“嚯”,虽然和得物的市场份额相差很远,但增长率是惊人的,几乎每个月都是翻倍式的上升。

腾讯体育的市场影响力到2018年世界杯达到了顶峰。围绕俄罗斯世界杯版权,各位玩家展开了激烈的竞争,腾讯体育当准备了充足的子弹。而似乎整个市场都不愿意见到腾讯体育拿到网络版权。

当时从央视内部流传出一则亦真亦假的段子,称在临近世界杯开幕的最后时刻,某次央视的世界杯报道讨论会上,有人得到了腾讯最终拿下了世界杯版权的消息,导致会议无法继续,央视世界杯报道组工作人员的士气降到了谷底。“腾讯拿下了那我们都不用玩了,没人看我们了,都去看腾讯了。”

当然,最后这则消息被证明为谣言,优酷花费十六亿元的价码拿下俄罗斯世界杯网络版权。

从结果来看,无论是优酷还是腾讯,这都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优酷虽然拿到了版权,但世界杯之后,流量并没有留存,昙花一现后,优酷体育很快就离开了牌桌。

而失掉了直播版权,腾讯体育斥重金造势的世界杯营销一下失去了重心。虽然随后依旧砸下了不菲的预算希望能做出优秀的周边内容,比如梅西和内马尔等球星的专访,比如押中冰岛奇迹提前布局的冰岛总统专访,但是没有了比赛直播和集锦,用户不可避免的被大幅度分流。屡次助推腾讯体育发展的大赛营销,没能继续以往的辉煌战绩。

当时,除了NBA以外的各项业务突然进入了平台期。国内综艺市场也逐渐进入零和博弈,每年只有最头部的几个节目能够盈利,留给体育综艺的市场空间在缩小。

至于体育经纪业务,由于里约奥运会的红利又基本消散,东京奥运会还没到来,头牌孙杨又已经解约,这条业务线的日子并不好过。除了中国女排之外,旗下大部分商务代理合同并未达到预期水平。

换句话说,NBA几乎成为了整个腾讯体育的唯一支柱。为了更好的集中资源,以应对新合约的谈判,2019年开始,腾讯体育在其他赛道上就进行了收缩,NBA以外几乎每个业务组都有员工离开。

原本,在以低于竞争对手开价的金额和NBA续约后,腾讯体育上下振奋不已,甚至马化腾都在朋友圈点评表扬。但是,人算不如天算,2019年年底的莫雷事件,如当头一棒,而到2020年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彻底让NBA版权从盈利点变成了负担。

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内部的变化每周都在发生。先是再一次进行人员精简,腾讯体育所有项目制合同员工,基本都提前解决或不再续约。随后腾讯体育把NBA版权移交至腾讯视频。在内部,NBA版权的移交,被解读为腾讯体育整个部门最终将会裁撤,合并到腾讯视频,或者腾讯新闻。这一预判果然在2021年成为现实,腾讯体育被并入在线视频事业部(OVBU),但如今来看,这也是腾讯体育大调整的全新起点。

与乐视体育和PP体育资本驱动的经营逻辑不同,这些年来,腾讯体育的经营实际上是可圈可点的。在版权市场最疯狂的时候,腾讯体育没有凭借集团雄厚的财力去拱火。而是脚踏实地,理性经营,不断为行业探索体育流量变现的路径。也正是这个原因,腾讯体育的大裁员也让全行业感到震动。如果连腾讯体育都熬不下去,那么整个行业的生存状况就更让人悲观。

当然,腾讯体育在大裁员的情况下保留了体育版权运营组、体育经纪等业务组别,这意味着腾讯体育短期内仍希望通过体育版权、体育经纪业务来继续探索体育变现之道。希望腾讯体育此番只是暂时蛰伏,期待在未来疫情全面结束后,在人员架构方面更加行稳致远的腾讯体育能够蓄力重生、再度崛起,相信届时整个中国体育产业也必将再上一个新台阶。